如何净信

学习了“依止法之净信为本”,我明白了首先要在意乐上生起强烈的依止之心,要以清净心对待依止师。反思自己,是不是对导师有坚定不移的信心呢?其实我原来是很少想这个问题的,因为我觉得导师说的都对,我也很能接受。

我反思,这是不是就是“信”呢?其实,如果不仔细反思的话,会觉得自己“信”,但问题是,这样的“信”强烈吗?《道次第》的殊胜之处就在于,会为我们指出自己存在哪些问题,然后提供改进的方法。要让自己生起清净无染的“信”,就要做到视师如佛。

将自己融入到真实的观想之中,我眼前的导师就像我平日在大殿里礼拜的佛陀,他拥有无限的慈悲,他知道我所有的缺点,但是他不会因此取笑我。佛菩萨是一种品质,不是具体的某一形象,佛菩萨就是智慧与慈悲的化身。在平日的沙龙中,如果碰到有人提出尖锐问题,我就想让这位师兄看看导师的开示,因为自己讲不清楚。但是无论什么人,在看导师开示的时候,都会慢慢地被导师的智慧所折服。导师所讲,都能讲进每个人的心里。有时我们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心理,导师都能帮我们挑出来。

我是一个挺顽固的人,以前执意要从事有趣的工作,家人怎么说都听不进去。但是加入三级修学后,很多顽固的想法都化解了,不是生拉硬拽的,而是自己慢慢想通了。如果不是导师智慧的引导,我是不可能走出原有的思维模式的。

再来思维慈悲。如果不是导师施设的三级修学,我怎么可能从刚踏入社会的阴影中走出来,可以说,那段岁月是暗无天日的。我现在慢慢体会到,三级修学就是导师对我们最无私、最平等的爱。我们每个人学习的内容、方式都是一样的,许许多多的辅导员、义工师兄,他们就像导师一样,叮嘱我们要安住在模式中,要做定课,要闻思法义……只是因为我们带着凡夫心看世界,我们很难看到,现在拥有的这一切都是源自导师的慈悲。

之前我错误地将导师和三级修学分开,只当是换个叫法。如此就感受不到自己所处的一切皆如导师声声的叮咛和教诲。导师的愿力是要将三级修学开到每个微尘,这不就是佛菩萨的大慈大悲吗?

导师说,我们学佛了,对自己的目标和选择要更加清晰,不能再含糊了,因为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。以前在同喜班的时候还不忍告诉我们这个事实,直到我们现在对佛法的认识逐渐深入,开始接受生命的真相,导师才跟我们说。我以前也觉得学了佛,一切都很美好,实际上还是缺少一种危机感,一直过着含糊的生活。日子要混很容易,要混完三级修学的八年也不难,关键是我要对自己的“随便”负责任。我能在轮回、业果前使小聪明吗?已经过去一年半了,我长进了多少?以前上学的时候我也是混日子,总觉得自己还有将来,还有机会,可是“过了这个村,就没有这个店”,过去真的再也无法挽回了。而现在,错过三级修学这么珍贵的修学机会,等着我的就是没有穷尽的受苦的日子。我知道自己还剩多少时间吗?根本不知道!

如若没有导师,我根本连一点解脱的希望都没有。深刻反思,就是这样的。再次顶礼,感恩三宝,感恩导师,感恩所有师兄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