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山拾得问对

昔日寒山问拾得曰:“世间有人谤我、欺我、辱我、笑我、轻我、贱我、恶我、骗我,如何处置乎?”

拾得曰:“只是忍他、让他、由他、避他、耐他、敬他、不要理他,再待几年,你且看他。”

寒山云:“还有甚诀,可以躲得?”

拾得云:我曾看过弥勒菩萨偈,你现听我念偈曰:

老拙穿衲袄, 淡饭腹中饱;

补破好遮寒, 万事随缘了,

有人骂老拙, 老拙只说好;

有人打老拙, 老拙自睡倒。

涕唾在面上, 随他自干了;

我也省力气, 他也无烦恼。

这样波罗蜜, 便是妙中宝;

若知这消息, 何愁道不了。

人弱心不弱, 人贫道不贫;

一心要修行, 常在道中办。

世人爱荣华, 我却不待见;

名利总成空, 贪心无足厌。

堆金积如山, 难买无常限;

子贡他能言, 周公有神算。

孔明大智谋, 樊哙救主难;

韩信功劳大, 临死只一剑。

古今多少人, 哪个活几千;

这个逞英雄, 那个做好汉。

看看两鬓白, 年年容颜变;

日夜如穿梭, 光阴似射箭。

不久病来侵, 低头暗嗟叹;

自想少年时, 不把修行办。

得病想回头, 阎王无转限;

三寸气断后, 哪知那个办。

也不论是非, 也不把家办;

也不争人我, 也不做好汉。

骂着也不信, 问着如哑汉;

打着也不理, 推着浑身转。

也不怕人笑, 也不做人面;

儿女哭啼啼, 再也不得见。

好个争名利, 须把荒郊伴;

我看世上人, 都是粗扯淡。

劝君即回头, 单把修行干;

做个大丈夫, 一刀截两断。

跳出红火坑, 做个清凉汉;

悟得真常理, 日月为邻伴。